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葉昭和夏玉瑾的床戲葉昭夏玉瑾次圓房描

2019年05月02日 栏目:故事

電視劇將軍在上里,葉昭和夏玉瑾的床戲是大家期待的劇情了,在小說將軍在上,我在下里葉昭和夏玉瑾的新婚當天沒有圓房,女強男弱的設定讓夏玉瑾對葉

電視劇將軍在上里,葉昭和夏玉瑾的床戲是大家期待的劇情了,在小說將軍在上,我在下里葉昭和夏玉瑾的新婚當天沒有圓房,女強男弱的設定讓夏玉瑾對葉昭產生一種討厭的情緒,兩人剛開始是互相看不對眼的,后來葉昭和夏玉瑾相互喜歡后,兩人次圓房描寫是很露骨色氣的。

叶昭和夏玉瑾的床戏

叶昭和夏玉瑾的床戏描写在小说里并不多,新婚当天两人没有圆房都是分房睡的,叶昭的太能干让婆婆也产生了很多意见。小说里叶昭和夏玉瑾的床戏不知道能不能在电视剧里还原,毕竟观众们是很期待叶昭和夏玉瑾的床戏的。

银色月光穿过灯影纱帐,淡淡投在美玉般的脸上,漆黑顺滑的长发凌乱散开,就好像华丽的锦缎,睫毛很浓密,像胡蝶般微微抖动,耳后有颗小小的红痣,精致可爱,皮肤光滑,看起来很好摸。喂?叶昭摸索着唤了声。夏玉瑾翻了个身。喂?!叶昭稍稍提高声量,推了他一把。夏玉瑾磨了磨牙。叶昭观察好久,果断出手,在他脸上戳了戳,雪白的肌肤果然细腻润滑,不管摸多少次都那么好玩,还带着点凉意,她又用指头轻轻抓起他面颊,捏上一把,扯了扯,觉得弹性十足,手感更好。

夏玉瑾皱着眉,扭扭身子,嘟囔道:坏人,不要,不要叶昭赶紧松手,安慰:不要就不要。沉默片刻,夏玉瑾忽然又傻笑起来:美貌小娘子,来,给爷香一个。做梦都记得要调戏良家妇女,相公实在很有流氓的潜质,只可惜胆量欠缺,技术青涩,火候不纯,比起她当年用媚眼就让漠北大姑娘小媳妇都害羞的水准,实在差太远。叶昭微眯双目,舔了舔唇,决定将他好好回炉教育,明白什么是流氓的真谛。因而她俯身,轻轻吻上了夏玉瑾的睫毛,然后点了点鼻尖,落在有点湿润的唇上,浅浅尝了一圈,却怕惊醒对方,不好深入,于是轻轻抱着他,睡下来,然后叹了口气。

做恶霸,她懂。做妻子,她不太懂。打仗之事,她擅长。闺阁之事,她不擅长。结婚前,黄氏曾教过她洞房花烛的事情,可是说得挺含糊,还不如以前在军中,大家饮酒吃肉时想女人时的荤段子说得深。还记得马从军说,女人在床上就是要主动,越猛烈越刺激。王副将说要把对方从头亲到脚,亲高兴了做事才高兴。大家都争着夸耀自己技术高明,秋老虎立刻脱下上衣,露出背上8道抓痕,昂首,傲慢道:昨天晚上,窑姐儿抓的。大家立刻对他肃然起敬,直夸是真男人猛汉子大丈夫,就连前阵子独自斩首二十余具的蓝副将都没得到那么高的评价。

叶昭和夏玉瑾的床戏

王副将见不得他得意,语气泛酸:别忘了,全军猛的男人可是将军。叶昭正在专心啃羊腿,听见他们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愕然抬头。其余将士为了将秋老虎翘起来的尾巴踩下去,也跟着起哄。将军出马!一个顶3!娘们见到将军,不用碰都软了!叶将军威武!横扫青楼四大美人!干!将军武功盖世,怎样也能摆平七八个吧!叶昭对大家的想象力由衷佩服。秋老虎吃瘪,颇不服气地求证:将军,你一晚多上几个?叶昭很有男人自觉,觉得堂堂大将军是个雏,在兄弟面前很丢面子,她又不想撒谎,便含糊道:这点小事不放心上,忘了。没想到,在旁边喝闷酒的胡青从不忘落井下石的本分,立刻用非常赞叹的语气道:将军当然厉害,十四岁开始下窑子,10六岁阅尽群芳,1晚上四五个不带停顿的,幸亏现在玩腻收手,修身养性来练武,否则哪有你们混的份?叶昭差点给羊肉活活噎死,待喘过气来,胡青早已把事情说得活灵活现,造谣成功。

所有将士都用嫉妒羡慕的恐怖目光盯着她看。叶昭碍于身份,百口莫辩,愤而出手,当晚揍得胡青眼泪都飚了。后来,风声传出,越演越烈,漠北的寡妇们见了她,就好像见到肥肉的恶狼,眼里都是冒着绿光的,女人饥渴起来真他妈的恐怖,让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可男人好像就喜欢女人饥渴得恐怖。要学习啊叶昭守着睡得满床乱滚的小白貂,觉得自己想太远了,赶忙收回鸡皮疙瘩,开始认真反省无论是打仗还是上床,不能夸夸其谈,也不能纸上谈兵,需要在实战中摸索,虚心学习,努力练习,才能获得成功。

可惜近事务繁多,玉瑾心情不好,实在不是学习的好时机,还是押后再说吧。夏玉瑾又翻了个身,抱住她的腰蹭了蹭。叶昭轻轻躺下,盯着黑漆漆的床顶,重新整理一下未来的棋局的变化,然后浅浅睡了。

世界各地的奇葩按摩你尝试过吗
克罗地亚,荡在古城玩权力的游戏
烛光晚餐儿童玩具:看航空公司的贴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