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我国投票反对联合国关于人的克隆宣言

2018-12-06 23:09:15

我国投票反对《联合国关于人的克隆宣言》

专家称治疗性克隆不违人权 “支持治疗性克隆决不是对人权的违背。”中科院院士何祚庥认为,“治疗性克隆”的两种不同认知来源于两种不同的人权观点。是否允许治疗性克隆成争论焦点 2月18日,联合国大会法律委员会通过一项政治宣言《联合国关于人的克隆宣言》:要求各国禁止有违人类尊严的任何形式的克隆人。对该宣言,中国投了反对票。 对于宣言,是否允许治疗性克隆是各方争论的焦点。中方表示说,中国代表团之所以对宣言投反对票,是因为宣言的表述非常含混不清,宣言提到的禁止可能会被误解为也涵盖治疗性克隆研究,这是中方所不能接受的。针对围绕宣言的各方争论,以及我国投出的反对票,昨日,对有关专家进行了采访。何祚庥认为,治疗性克隆涉及更多伦理问题 2002年,何祚庥在媒体发表文章主张“谨慎支持克隆人研究”在国内引起广泛争议。反对者认为:治疗性克隆首先要克隆一个人类胚胎细胞,即无性生殖的受精卵,受精卵是活体,是有生命的人,其人权应该受到保障。“‘治疗性克隆’争论的核心问题是人类胚胎与病人利益的冲突问题,首先必须‘人’的定义问题。”何祚庥认为:一个单个的受精卵没有感觉功能,也没有神经系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为了保护一个不是“人”的人权,而不顾千千万万通过治疗性克隆可以治愈的患者的权利,是不利于社会的进步的。何祚庥说,事实上,“治疗性克隆”比生殖性克隆的技术要复杂得多,涉及的伦理问题更多。他说,政府“支持治疗性克隆反对生殖性克隆”的政策取舍,是因为目前国内没有生殖性克隆的现实需求,而避免与美国等主张全面禁止克隆技术的国家发生不必要的对抗。伦理学家观点: 反对克隆人惟一理由应是技术不成熟 中国社科院专家李隼称,反对生殖性克隆和赞成治疗性克隆有冲突。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伦理学博士后李隼认为,在治疗性克隆这一问题上,国际社会在伦理态度上形成了两大阵营,其实,从纯粹伦理学角度来看,反对生殖性克隆和赞成治疗性克隆本身就有冲突。李隼认为,人权不是反对克隆人的理由。他说,“胚胎有没有人权,如何界定呢?”目前国际上认可的是治疗性克隆的胚胎不能超过受精后14天,这时的胚胎还只是细胞团,没有发育成多细胞个体,因此,不被看做道德主体。但是,14天的伦理时限依据显然是经不起推敲的——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对“多大的胚胎才有人权”这个问题的回答,争议极大。“在治疗性克隆的问题上,支持方和反对方其实都没有找到非常过硬的伦理依据。”李隼认为,反对克隆人的惟一理由只能是技术不成熟。克隆技术应用在动物身上还只是处在实验的初级阶段,(“多莉”羊的成功率不到0.1%,)这样幼稚的技术轻率地应用于人身上,不仅仅是科学态度问题,本身就是伦理问题。关于治疗性克隆,李隼认为,它考验着人类在现在人的利益和未来人的利益的冲突之间的一种权重。生物学家观点: 支持治疗性克隆是以人为本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所长段恩奎接受采访时表示,治疗性克隆符合保护人的生命原则。段恩奎说,生殖性克隆是伦理学所不允许的。目前有极个别国家的专家宣称,在某些私营公司的资助下进行研究,但是并没有在正式学术期刊发表过任何相关工作。至于治疗性克隆,我国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以人为本,以保护人的生命为本。当然,这当中也有严格的伦理原则限制和相关的法规约束。“治疗性克隆可克服免疫排斥这一难题,这是有别于异体器官移植的优势所在”,段恩奎说。 (新京)

深圳回程车
不锈钢螺帽
昆明5吨叉车出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